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“奇幻电影得用天马行空方式讲述人的故事”

发布日期:2021-07-04 02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千元买QQ号只用半小时,常光希(右)和赵霁展示《哪吒闹海》原画和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设计图。 郭振威 摄

  即将到来的电影春节档,一批国产新电影正在蓄力。东方奇幻题材的《侍神令》和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同台竞技,加之已上映的《赤狐书生》《姜子牙》等,近期国产东方奇幻电影扎堆推出。

  相比西方奇幻电影《指环王》《哈利·波特》等票房、口碑双丰收之作,国产东方奇幻电影在技术上虽不断突破,但口碑始终不高。除一批品质较高的此类题材动画电影外,近年来豆瓣评分6.9的《妖猫传》已属“高分”,《赤狐书生》只有5.1分,《封神传奇》仅获得2.9分。

  绚丽的画面之外,观众对国产东方奇幻电影普遍的批评在于“故事用狗血代替奇情”“人物单薄如纸”“用西方审美想象替代东方”。

  2020年中国已成为全球电影第一大票仓,在海外电影匮乏的情况下,一批国产新片涌进影院,其中不乏东方奇幻电影。这类影片能在新的环境下突围吗?

  “如果哪部奇幻电影一上来就夸技术,多半会口碑坍塌。”同济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杨晓林说,奇幻电影是个大概念,包括神话电影、玄幻电影、科幻电影、童话电影等,其最大特点就是超现实。“奇幻电影往往以技术、特效堆叠出的瑰丽奇幻世界为噱头,但技术其实是最容易实现的,只要投资够,目前可以完成很多逼真特效。”他坦言,目前市面上不少奇幻电影形式上是过关的,欠缺的是核心内容,缺乏好的编剧是当下创作的最大问题。

  “《封神传奇》视觉效果不错,但看了一半,我在巨大的声音里睡着了。因为实在不明白这个故事讲什么。”市民颜西是奇幻电影爱好者,在他看来国产奇幻电影其实有非常好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作为“底本”,但相比创作故事,很多电影制作方更愿意把钱砸向有流量的明星,让这些明星在“奇幻”背景中谈一场“悬浮”的恋爱,“这是对奇幻电影的极大误解”。

  “观众看电影某种程度就是看自己,奇幻电影需要有现实精神和当下现实生活的映射,才能打动人。”杨晓林以票房口碑双丰收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举例,人们能从电影中获得情感共鸣。电影中的哪吒从小渴望父母陪伴,但父母需要外出“打妖怪”,造成哪吒从小孤独、叛逆的性格,照应当下的现实社会问题。

  “奇幻电影归根到底是用天马行空的方式讲述人的故事。”市民陈雯说,作为影迷,自己希望看到超越现实生活的想象画面,但电影的逻辑、情感还是要建立在人可以理解、共情的基础上。她曾参与电影《大鱼海棠》的众筹活动,成片尽管画面精美、想象恢弘,但主人公没来由的爱情以及为实现所谓的“爱情”连累其存在的世界险些毁灭的情节设置,从道德伦理、情感逻辑上都令人难以相信。

  “随着观众文化素质提高,需要在电影中看到人性、看到自我,找到自己的情感寄托和某些问题的解决方式,这也是《我不是药神》等现实题材影片票房、口碑双收的原因。”杨晓林认为,奇幻电影虽是想象,但同样需要现实主义创作精神。

  奇幻电影为何容易脱离生活?杨晓林发现,大多数60后、70后作家倾向于写现实题材,而80后、90后倾向于写网络小说,其中“主体组成就是奇幻”。在他看来,经历过改革开放等巨大社会变迁的一代人,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,他们睁开眼、提起笔就会联系到现实;而很多年轻人在开始写作时还没进入社会,人生体验不够,奇幻题材的天马行空看似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。

  “第一代网络小说的受众一般只有十六七岁,奇幻题材很受欢迎,因为那种广阔辽远的想象,是对相对简单、封闭的学校生活的极大扩充。”市民张一中学时曾跟好几个朋友一起创作小说,结果大家写出来的几乎全部是奇幻题材,但成年后大家对此就不再喜欢,“有了生活阅历就发现很多这类想象是水中月、镜中花,对人的理解也不是简单的非善即恶”。

  “好的剧本是用脚‘走’出来的。”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曾表示,任何创作都要深入生活采访,但对于编剧行业和编剧工作的不重视,使得许多影视创作靠凭空想象“赶”出来。杨晓林常接到编剧邀约,一次片方请他写一部关于某特殊职业的剧本,面对毫不了解的题材,杨晓林提出至少需要一两个月时间的前期采访做积累,但对方却表示,只有10天时间留给他去“编”故事。“我只好拒绝了,好剧本都是从生活中来的”。

  其实,写好奇幻题材同样需要有生活,比如《西游记》虽然有奇幻的外壳,但内里是当时社会现实的写照。电影《风云决》的原著作者马荣成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《风云》里的所有故事、角色之间的关系都是用他所在办公室的人际关系创作出来的。“这对我有很大震动,《风云》里有步惊云、聂风等上百号人物,一个小小办公室里也许就一二十人,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许多年轻作者想象力很丰富,故事也编得好看,但缺少现实内容。奇幻题材要把你当下观察的东西特别是现实情感注入,要有创作者自己对人物的理解,而不能只靠编”。

  2020年中国电影总票房204.17亿元,约合31亿美元,超过北美(21亿美元)成全球第一票仓。受全球疫情影响,欧美大片供给不足,需要高额投资的国产东方奇幻大片看似有了更广阔的空间。

  “不少国产东方奇幻大片,其实缺乏东方审美。”市民秦女士对《封神传奇》《阿修罗》等电影的外在表现并不满意,“金字塔式的建筑,角斗士一样的服装,蒸汽机械一样的战车,这是哪儿的审美?”

  就算是在国内实景拍摄,也未必能体现东方意蕴。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杨俊蕾以《无极》中的碧沽天池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中的恩施大峡谷等为例,认为本应分担环境叙事功能的风景,在影像采集层面过于偏重外观美,在景物使用过程中过于纠集密实,犹如舞台背景,好看却固定,有失灵动,原生于华夏大地的实地景观未能有效增加影片的东方意蕴。

  “伴随全球化,电影同质化在意料之中。”杨晓林认为,电影需要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,塑造国家形象、凝聚人心,但非中国元素或中国元素的不当运用,不断在奇幻电影中出现,背后是一种资本博弈。数据显示,95后已成为后疫情时代主力观影人群,为了保障票房,许多奇幻电影的运作逻辑不是合乎传统文化,而是一味迎合这代观众的口味。

  相对于形式上的西方文化元素,杨晓林更看重内核上的中国文化精神。他认为,中国奇幻电影要立足中国传统文化、有现实主义创作精神,西方的制作技术、奇幻思维在形式上大可使用,甚至西方一些故事题材也可拿来改编。“神话题材的文学作品是全人类的财富,在取材上不必盲目排外。西方人可以拍给全世界观众看《功夫熊猫》,宫崎骏很多作品也改编自西方题材,但皮是西方的,核心却是日本文化,中国也可以做同样的事”澳门六合开奖现场!(记者 钟菡 简工博)